微信公衆号:艾瑞深校友會網|1989-2018中國大學排名

中央電視台:蔡言厚教授揭秘高考狀元職業成就遠低社會預期

艾瑞深中國校友會網  http://www.juhua383766.cn   微信公衆号:艾瑞深校友會網    
分享到:
調查顯示高考狀元職業成就遠低社會預期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6月11日12:18 央視《新聞會客廳》





一年一度高考落下帷幕,最新高考狀元即将出爐。面對媒體的追捧和社會期待,這個特殊的群體該如何走上成才之路?5月14日,中國校友會網發布最新《中國高考狀元調查報告》,通過對恢複高考30多年來1100多名“高考狀元”的研究分析顯示:“狀元”畢業後職業發展較少出類拔萃,職業成就遠低社會預期。“高考狀元”不傑出的結論立即引起社會的熱議。新聞會客廳今日邀請《中國高考狀元調查報告》課題組首席專家蔡言厚教授做客演播室,深入解析高考狀元現象。敬請關注!

李小萌:歡迎來到《新聞會客廳》。今年統一高考剛剛結束,一千多萬考生走出了考場,相信很快他們當中有一小部分人就會引起媒體和社會的關注,那就是各個地方的高考狀元,高考狀元們走了怎樣的一條路,接下來他們的大學生活,他們的職場生活又會怎樣,已經出現過的高考狀元,他們的腳步給後來的學子們又提供什麼樣一些反思還有借鑒,今天我們就請到對高考狀元非常有發言權的一位教育問題的專家,來做一個介紹,我們請到的是中南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的蔡言厚教授,歡迎您蔡教授。為什麼說蔡教授對高考狀元特别有發言權,因為他和他的課題組2007、2008、2009連續三年發表了《中國高考狀元調查報告》,所以這個報告當中我發現,最吸引人注意力的是,所有的高考狀元并沒有像人們預期的那樣,在職場當中依然表現那麼出色。您先跟我們描述一下,你們所了解的高考狀元們,他們後來在職場當中表現究竟是怎麼樣的?

蔡言厚:我們那個工作是倒過來做的,因為我們是大學評價課題組,我們那個大學評價課題組做的工作,在人才這方面,就是學生情況,或者是培養,培養人才這方面,我們現在學生情況是用什麼,用傑出校友來描述。

李小萌:所以您發現各個大學裡邊的傑出校友和當年的高考狀元的交集當中,人數不多,所以得出一個結論說。

蔡言厚:對,這兩個比較符合,我們做這個東西,後來傑出校友,也是這個學校裡面培養出學生最頂尖的部分,我們一想回過頭來是不是想做,後來大家對高考狀元是非常,是很熱門的一個課題,一個話題,所以我們覺得我們正好用這個高考狀元,這一塊他們的去向能夠和我們傑出校友,對一個學校來講,進口和出口就有個比較了。

李小萌:如果僅僅是看這兩個群體的重合度不高來得出結論說,狀元們後來發展不是那麼像人們想象中那麼理想,是不是缺乏一定的科學性,是不是應該對每一個狀元現在的工作情況進行詳細了解之後才得出結論呢?

蔡言厚:我們現在,一個,沒有必要;再一個,也沒有這種可能。

李小萌:為什麼沒有必要呢?

蔡言厚:你想一想,那麼多人,你怎麼調查他?這個東西難度就很大了,我們現在這個都是成名的,也就是說媒體很關注的,在現有的這部分當中進行調查來研究,而且都是對等的。進口這邊,高考狀元,你看看是拔尖的,出口這邊,我們選擇的,兩院院士,長江學者是青年教師當中比較突出的,兩院院士那就是終身榮譽,大家都知道,大家是公認的,不會對這些提出異議,所以用這兩個沒有異議的東西進行比較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得出我們整個高等教育存在的問題。

李小萌:還有就是對于高考狀元,他們後來發展得怎麼樣進行調查,好像有一個前提設定就是說,高考狀元應該在後來的職業生涯當中特别出色,也像狀元一樣排在第一名,這是不是一個必然的結果呢?

蔡言厚:不,這是人們一種期望,小時候表現得很不錯,做家長的也說是這樣,社會也是這樣,小的時候表現得很不錯,應該希望你長大以後很不錯,而且一直能夠走在前面,能夠做表率,應該是這麼一個期望。但是我們發現,這兩部分比較以後,在後面那部分,傑出校友那部分當中,因為這個人都擺在哪兒有名有姓,沒有發現高考狀元。

李小萌:我們按照您的邏輯來看,那些傑出校友他們在高考的時候,名次是怎麼樣的?

蔡言厚:一般的,他在高考當中,傑出校友,一般得,據我們統計,還有很多人研究,我們隻不過是證明他而已,有那樣一個觀念就是說,第十名左右,也就是說第一名前後的和第十名左右比較一下,好像在一個班級當中,就是十名以後,三十名以内,因為有五六十個人,中等那部分可能出的人才好像機率還大一點。

李小萌:為什麼呢?

蔡言厚:這個道理可能是這樣的,因為我們國家是應試教育,這大家都知道,應試教育就有很多人容易被這個東西所左右,精力全部就放到這個方面去了,因為一個人當然是多方面的,你除了一些知識,還有人類交往,這個交往是不可能在書本上學到的,但也可能學到東西,但是你真正交往還是在實踐當中怎麼處理人際關系。還有其它的,除了課程考的知識以外,沒有考那些知識你就不管,這一個人來講,不考試的知識可能對人的用途來講,也不亞于規定你,或者必修課裡面的知識,重要不重要,不是那麼比較的,對某些人來講可能那個知識比必修課的知識還重要。

李小萌:這條結論的價值是在哪兒?

蔡言厚:這個價值就是我們對于開始學得好這些同學來說,這些學生來講,還是對家長來講,你希望你的小孩在小時候表現不錯,你不要滿足,你如果把他捧就不行,你要告訴他,未來的路還是很長的,你這僅僅在中學階段,還是在學習階段,這個還是很短暫,在人生來講,還算是比較短暫一個階段,幾年工夫,隻有十幾年,後面還有更長的時間,所以你現在取得這些成績,你不要太滿足。

李小萌:您覺得狀元們到了高校以後都放松自己了是嗎?

蔡言厚:也不是放松自己,我們分析有研究證明,你看狀元榜裡面,他選的都是趕時髦,不是自己的興趣,也不是自己立志要搞那個東西,往往是随大流,比如說哪個說那個好,我就考那個,最名牌,最熱門,這可能是對于高考狀元造成以後成才的障礙。

李小萌:這僅僅是存在狀元身上一個現象,還是說在。

蔡言厚:所有的人,好的學生,如果不是他,他是一個典型案例,所有的人隻追求名牌大學,追求熱門專業,肯定不行的,一個人一定要有志氣,就是說立志,我想做個什麼事情,你要盯住這個東西不放,要立志,有志氣,還有就是要勤奮,你不勤奮不行,要苦讀勤奮,沒有這個也不行。

李小萌:狀元應該是最勤奮的了。

蔡言厚:他這個勤奮是最勤奮,他在這個方面來講應該算是不錯的,但是你這個精力不僅僅是用來對知識的複制,應該對知識怎麼運用,我們現在不是講創新人才嘛,你應該這些知識學了之後,應該對解決我們實際問題,解決國計民生的問題,解決人類所存在的問題,跟這些東西有什麼關系,你不去思考這些問題,而隻是滿足于,你教我什麼東西,我就要複制出來,考一百分,或者多少,他滿足于這個,關于思維方式可能沒有解決跟這個問題有關系。

李小萌:十名前後,他這方面的能力會比第一名要強是這樣嗎?

蔡言厚:他就是這樣的,他就不追求那個東西,有很多時間,有自己的興趣,有自己的愛好,他就自己感興趣的東西,他就去花的時間多一些,不感興趣的東西可能就比較放松。

李小萌:名次更靠後的人不是更有時間去關注自己感興趣的。

蔡言厚:不,現在如果覺得很調皮的學生,我發現有些很調皮的學生,成績也不很好,以後出來相當不錯的。我的初中同學,認為那個人是最沒有出息的,一天到晚調皮搗蛋,學習成績不好,但是後來我聽人家講,他當了廣州鐵路局的黨委書記,這個人我們原來讀書的時候絕對不會想象他以後有這麼個發展前途。

李小萌:這些現象都說明什麼呢?學校教育有問題?

蔡言厚:學校教育,學校教育引導大家,是引導你去背東西,去背熟複讀,還是引導你去創新,現在不是講創新概念嗎,所謂創新,我的理解,創新這個概念就是将人類留給我們的知識,根據我們要達到一個目标的解決一個什麼問題的這麼一個條件之下,把你所學的知識能夠很好地用在這個解決問題上,應該是這麼一個東西。

李小萌:剛才咱們其實是通過這份調查報告當中比較吸引人注意的這一條,就是狀元們到後來的表現并沒有人們預期那麼高,來解讀這個調查報告究竟是幹什麼的,現在我們說到這個報告本身,最初您為什麼想到要做一個高考狀元這個特定人群的一個調查報告?

蔡言厚:我前面剛才講了,因為我們搞大學評價的時候,有一個指标,就是傑出校友,這個指标就是一個出口指标,如果還要考慮到它的進口指标,對應前面講的,應該是優秀學生的一部分,優秀的部分我們現在不好,沒有辦法找到那種比如說十名以内的,那些學生的情況我們找不到,隻好就是那種拔尖的,高考狀元大家很熱捧他,社會上對他特别,隻要出來一個,馬上就見報,馬上就大家說,特别最近幾年,隻要哪個地方出來一個狀元,很快就見報了,雖然說反對,不宣傳,是做不到的,這個地方我們有這麼一個有利條件,我們利用這個東西進行比較。再一個,我們想通過這個東西以後發現,特别是我們現在,覺得這裡面發現問題很多,這麼多問題以後,希望能夠大家對高考狀元不要太過分地對他們給予很大的期望,而且應該引導他們,往後的路還夠長。

李小萌:您的意思是說沒有必要把高考狀元當成一個特定的群體去過高地關注他,但是您這份報告就以中國高考狀元作為标題,是不是恰恰引起人們對這個群體的高關注度?

蔡言厚:我們準備明年的時候,主要的可能就是換一個角度,因為這個是這樣,我們想做這個事的時候,人家很關注的東西你應該也來關注,我關注的過程當中,我要指出你的問題,然後引起教育部門、學校能夠對這個問題進行解決,是這樣一個思路。

李小萌:好,在這本調查報告當中,也都很詳細地了解了我們的狀元們,他們選擇大學的情況和選擇專業的情況,我們通過這個表來看一下。分成兩個部分,為什麼,是從擴招前後劃了一條線,前面是1977年到1998年的情況,後面是1999年到2008年的情況,在第一階段的調查當中,當時是有多少狀元能夠納入進來,成為調查對象?

蔡言厚:前面那部分大概隻有四分之一,好多調查不到,因為那段時間新聞媒體不是很注意他,沒有像現在那麼關注他,而且也可能各種資料沒有。

李小萌:資料不太好找到。1999年到2008年這是十年的時間吧,這邊被調查的人員占到整個高考狀元的。

蔡言厚:98%。

李小萌:那這個相對應該說科學性更高,我們就說這個。從1999年到2008年,我們的高考狀元選擇的高校前三名的是北京大學、清華大學,這個占了絕對的比例,385人、255人,後面都是十位,個位數的了,香港大學,在北大和清華高集中度的吸引高考狀元這個現象,您覺得有什麼樣可以分析的地方,問題在哪兒?

蔡言厚:我覺得這有點盲目性,就是學生慕名,我們說這個東西也難怪他們,我們一般學習成績好的都選擇北大、清華,就像我本人一樣,我讀書的時候也是瞄着北大、清華的。

李小萌:對,這是很正常的一個思路。

蔡言厚:問題在哪個地方?北大清華有很多專業,你看看下面那個就知道了,狀元北大清華的優勢專業,沒有哪個人去,那些高考狀元不問,光去那些北大、清華的經管專業,或者是最熱門的,特别最近幾年,這個關注度,這就有問題了。

李小萌:您說的就關聯到另外一個調查結果,我們還是看1999年到2008年的,狀元們,經濟管理的、數理化的,也看前三名,電子信息的占了絕大多數,就是他們高度集中在這麼三個專業裡頭。

蔡言厚:對,如果第二個數理化這方面是個基礎,這還是可以的,學好以後,做任何具體的專業方面的一些都會有好處。但是經管專業,那個東西就不一定了,要分析,經濟管理專業不是你學,光學是不行的,你一定要有實際經驗,而且你領導一個企業,你能不能領導。

李小萌:最有意思的是這三十多年來排第一名的,狀元們選的專業都是經濟管理。

蔡言厚:就是經濟管理,所以慕北大清華的名這是對的,但是你慕北大清華的名,比如說清華水利系沒有哪個去報吧?但是水利在我們國家來講重要不重要?很重要,你看三峽大壩修了那麼多水庫,修得好不好,塌下來怎麼樣,當時那些高考狀元們誰去關心這個問題?北大裡邊考古專業,重要不重要?哪個高考狀元去考那個?

李小萌:狀元們也可以去考慮這個專業将來的就業情況,帶給他個人的物質生活的情況,他要去考慮這些,從擇業的角度選專業也沒什麼錯吧。

蔡言厚:這個沒有錯,我是講太集中了,我問題是這個東西,不是說他讀這個專業不對,不是這個意思,那麼多高考狀元,按道理講,如果說比較理智得人來選專業,那麼多人選這個專業,你再去讀這個專業,這個專業将來你要站在頂尖是不可能的,為什麼?那麼多人集中在一起,你想想,如果要從成才的角度講,選一個比較冷門一點的專業,對國家,對人類,對自己的興趣有興趣的東西,這種做法那是有好處的。你不找自己的興趣,也不考慮将來做什麼,隻是考慮到,大家說經管專業很好,我就考它,我去報它的名。所以到最後,為什麼這個成才率很低?幾個月學了覺得不對了,覺得經管不是那麼回事,趕快改專業,七改八改,那你這樣弄了以後,你成才的速度與人家一開始盯着某一個專業,你肯定比他速度要慢。

李小萌:您剛才講這種思維的過程,是了解到了狀元們挨個做問卷調查了解出來的,還是您通過身邊的一些例子看到的?

蔡言厚:我們統計來講,就是我們前面講了傑出校友,傑出校友和高考狀元的對比。再一個,像我這個年紀,說實在的,一個,就是我自己的同學,我就看得出來,我也搞過學生工作,我的學生可以看出來,小孩讀書,小孩班上的學生到底開始好,後來怎麼樣,比如我的小孩三四歲了,能不能夠成才,基本上我看了就瞄出來了。所以就是從身邊來講,如果是每一個人你注意一下,從你的同學,從你的周圍看這個事情,很容易得出這個結論。

李小萌:對,如果從我們身邊的個案和例子當中都能得出這樣的結論,這樣一份調查報告的價值又在哪兒呢?

蔡言厚:這就是進一步證明,你通過這個數量比較大的,而不是憑感覺的,因為我們這裡都是有名有姓的,從這個群體和另外一個群體進行比較的時候就說明我們的教育有問題了。

李小萌:您覺得哪一個層面的人最需要高考狀元這樣一個概念,比如說學生、老師、家長,他所在的中學,他将來要去的大學,社會、媒體還包括商家,哪個層面最需要這個概念?

蔡言厚:當然最需要的是,現在看來是中學和大學,家長可能是随着這個來的,因為中學,我培養一個狀元出來,整個在地方上的地位可能馬上就改變了,大學來講,都是以我有沒有狀元來報考我那個學校,感到我這個學校在全國的地位和影響怎麼樣,它是這麼一種狀況,所以這個狀元就很明顯的,家長學生那當然了,那肯定就朝這個方向來了,商家就是利用這個東西,比如我打廣告,我支持一個狀元,比如我獎勵一個狀元多少錢,馬上就報道了,企業跟着就出名了,是這樣的,他是利用這個高考狀元。

李小萌:本身這個高考狀元這個概念有沒有特定的價值呢?

蔡言厚:高考狀元是這樣的,這是我們國家一個文化傳統,我們國家科舉,科舉才有狀元,科舉那個時候的狀元和現在的狀元看起來是完全不一樣的,科舉時候的狀元全國是一個、兩個,是全國的,現在的狀元是每個地方考試以後,一個文科,一個理科起碼兩個,你看我們的調查報告,所以狀元概念,是借用那個概念,來把一個并不是很那個的,擡到我們古時候非常崇拜的地位來。

李小萌:您的意思就是說高考狀元本身這個概念沒有什麼意義是嗎?

蔡言厚:應該講,不應該這麼提。

李小萌:但是畢竟他考了高分,後面那麼多他的學弟學妹們也想考高分的話,至少想聽聽他的學習方法,他的學習習慣是什麼樣,這也不存在什麼價值嗎?

蔡言厚:一般來講,不叫這個名字,我就是說,比如說成績好的,請他來介紹學習經驗,這個是可以的,不一定用高考狀元,你是狀元才怎麼地。比如我還講一個情況,好多保送的,他不參加考試,他不參加考試,他的成績,如果他考,并不是狀元就是你的或者就是他的,所以這個狀元有很多偶然性,他有必然性,說必然性的話,就是說你的努力,你具備的客觀條件,比如智商、情商這些東西,勤奮,在家裡的條件,生活、環境各方面的條件,還有你那個班級,選的學校,學校的教育,班級導師,教育方法有方,你碰到這個情況,一種最佳組合,你可能成為考試的狀元,成績好。

李小萌:所以您是對高考狀元打了一個大大的問号,但我就想,如果是您的小孩是高考狀元的話,還是會覺得很開心,很欣慰吧?

蔡言厚:這樣的話,我可以這樣說,我自己的小孩,我覺得自己的小孩,我老大成績好,但是他的活動能力就沒有我那個小的好,現在發展小的比大的發展好一些,這個是真的。

李小萌:您是從來都不以成績論英雄的是嗎?

蔡言厚:我這個有親身體會,不是說外面什麼,我老大學習成績不錯的,在湖南師大附中,是前五名以内,二三名在擺動,我那個小的就是十名左右擺動,所以我舉那個例子,從我自己的親身經曆還是這樣的。

李小萌:所以我理解您是借由研究高考狀元這個群體,再思考當下的教育制度本身存在什麼樣的問題,能不能把這樣思考的結果告訴我們?

蔡言厚:現在存在的問題就是說整個我們應試教育這個問題一直沒有解決,應試,就是為了考試,這個問題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可能是妨礙我們創新教育一個很大的問題。再就是社會上急功近利的一種表現,比如說我通過,你看看去年、前年有一個張非那個人,那個人是典型的,利用考試來去謀取利益的,你看考北大,不好好學,回去,又考清華,考清華又回去,現在又考清華,考三次回到清華都是這樣的,而且每次底下都獎勵他多少錢,這不是急功近利嗎,我通過考試,每年考試,我不斷地考,不斷得狀元,不斷地錢就來了,比起其它,要賺到這麼多錢,要花多少工夫,所以有一種急功近利的,這個急功近利還表現在,學校,我隻要培養這麼一個人,好像就表示我整個水平就提高了,就可以大吹大擂了了。如果對大學來講,我隻要能夠讓狀元到我這裡來,哪個學校有一個狀元,他可以大作文章,你看,某某狀元到我這裡來了,所以這就是一種,還不是讓你真正從教育來講,你那個班裡,中學來講,除了這個以外,其他那些人怎麼辦,你怎麼樣?整個提高,進口出口,比如中學有進口出口問題,你進來的學生是什麼水平,出去的學生是個什麼水平,你的提高怎麼樣,大學也是這樣的,進來的人是個什麼水平,出去是什麼水平,這個比較一下,應該是這樣比較客觀。

李小萌:那您建議高考狀元們,他們怎麼樣把自己在高考當中取得這樣一個優勢,當然前提是如果他們願意,怎麼樣把這個優勢一直保持在整個人生當中?

蔡言厚:我建議他們多看看馬拉松賽跑,凡是有馬拉松賽跑的你去看一看,馬拉松賽跑就是這樣,我也很喜歡看馬拉松賽跑,開始跑在前面,你看,七千米、八千米還在前面的,也不行,所以你整個一生,我們現在有個叫做職業設計吧,我要搞什麼,有個設計,因為你不是很順當,像跑步,馬拉松賽跑一樣,你怎麼能夠把你的精力,那麼長的距離能夠堅持到最後取得勝利,所以開始不一定就是非得要走在前面。

李小萌:狀元們不一定進了大學以後就都驕傲了,放松了吧?

蔡言厚:那很多的原因,這是其中一個原因,有的可能就是,這個問題還是比較重要的,但是總覺得我比别人強,比别人行,所以這種人,我所遇到的,從我所接觸到的,他原來比較優秀的話,以後他找工作,如果不符合自己的要求,或者錢不多,他不願意去,這個地方如果太艱苦,他不願意去,你看看這樣能夠成才嗎?

李小萌:所以說您的觀點就是,不要用狀元來看教育,也不要以一時的成敗來看人生。

蔡言厚:是的。

李小萌:好,那就這樣,謝謝您。 艾瑞深校友會網(www.juhua383766.cn) 微信公衆号:艾瑞深研究院

新聞動态

媒體報道 高校報道 創富新聞 教育動态 大學排行

  • 人民日報:清華大學憑借84位億萬富豪校友,奪下大學排行榜“造富”冠軍

    日前,中國校友會網大學排行榜正式出爐,其中最受關注、也最惹争議的是傑出校友排行榜中的“億萬富豪”一欄:84名億萬富豪校友、财富合計近3000億元,2012年清華大學超越北京大學,成為最會“造富”的學校。

  • 人民日報:中國校慶豪捐背後:學生對母校情感複雜多樣

    随着時間推移,校友的捐贈金額呈現加速增長的趨勢。據中國校友會網數據統計,僅一年間,北京大學的校友捐款總額就增加了9.25億元人民币。不僅如此,個人校慶捐款金額也屢創新高。步步高董事長曾在2006年向母校浙江大學捐贈2.35億元人民币。

  • 中央電視台:蔡言厚教授揭秘高考狀元職業成就遠低社會預期

    一年一度高考落下帷幕,最新高考狀元即将出爐。面對媒體的追捧和社會期待,這個特殊的群體該如何走上成才之路?5月14日,中國校友會網發布最新《中國高考狀元調查報告》,通過對恢複高考30多年來1100多名“高考狀元”的研究分析顯示:“狀元”畢業後職業發展較少出類拔萃,職業成就遠低社會預期。“高考狀元”不傑出的結論立即引起社會的熱議。新聞會客廳今日邀請《中國高考狀元調查報告》課題組首席專家蔡言厚教授做客演播室

  • 中央電視台《新聞1+1》:高考狀元:成功可以“複印“?

      央視《新聞1+1》6月26日播出《高考狀元:成功可以“複印”?》,主要内容為:四川自貢考生林浩然在網上被傳為高考狀元,一時間,當地媒體紛紛采訪其家人學校,探求其成功經驗。

http://m.juhua383766.cn|http://wap.juhua383766.cn|http://www.juhua383766.cn||http://juhua383766.cn